柜子和女剃头匠
   发布时间: 2015-8-19 22:49:58   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是鬼子先到的小镇,还是女剃头匠先到的小镇,凌州人没注意过。反正在鬼子来了不久后,凌州人就在一个逼仄的巷子里,发现了小鱼儿的理发店。凌州街上原来有三家理发的,不叫理发店,叫剃头铺子,分别是吴记、杨记和孙…
是鬼子先到的小镇,还是女剃头匠先到的小镇,凌州人没注意过。反正在鬼子来了不久后,凌州人就在一个逼仄的巷子里,发现了小鱼儿的理发店。
凌州街上原来有三家理发的,不叫理发店,叫剃头铺子,分别是吴记、杨记和孙记,理发的都是四五十岁的老爷们儿。小鱼儿理发店不叫剃头铺子,叫理发店。
理发的是个三十来岁的女人,长得清爽,手脚麻利。凌州人觉得很新鲜,在门口张望过,却无人进去理发。大老爷们儿的头,哪能让女人摸来摸去的?
凌州是个小镇,小镇上没什么腰缠万贯的大户,但有镇长副镇长之类的小官。小官的太太们,在凌州就是像模像样的官太太了。官太太们很快就发现了小鱼儿理发店,发现女剃头匠不但会理发,还会洗发剪发,并且还会用火钳子烫发。
而吴记杨记孙记的剃头铺子,只会剃头,剃男人的头。女人的头,他们不会弄。
官太太们喜出望外,奔走相告,纷纷涌向小鱼儿的理发店。不管官太太们长相如何,只要进了小鱼儿理发店再出来,她们的发型,俨然成了凌州的风景。
凌州的男人们还是不去小鱼儿理发店,但也开始有男人进去了。这些男人,都是扛枪持刀的小鬼子。小鬼子们发现总有女人钻进这个小巷子,出来后便秀发如瀑妩媚非常时,便跟了进来。小鬼子不在乎被女人摸了头,反而喜欢女人摸他们的头。
小鱼儿理发店变得门庭若市了,女人们和鬼子们把它捧红了。女剃头匠的手艺好,精心伺候一番,女人变漂亮了,鬼子变精神了。小鱼儿的店变得红火了,虽然小镇上的官太太不多,但驻扎凌州的鬼子有三十来个,撑起了小鱼儿的生意。
当然,小鱼儿的红火影响不到吴记杨记孙记的生意。
首先是官太太们本来就不光顾剃头铺子,她们怎么愿意自己的细皮嫩肉让粗手粗脚的剃头匠们摸着?而剃头匠们的手艺也满足不了她们的需求。
其次,三家剃头铺子对鬼子的烧杀抢夺恨之入骨,根本不乐意给鬼子剃头。三家剃头匠暗结盟约,凡鬼子来剃头,就给他剃个光!三家因此惹了不少麻烦,不是挨枪托,就是挨拳脚。可鬼子却没有砸他们的剃头铺,砸了剃头铺,鬼子找谁剃头去?
现在,鬼子去小鱼儿了,三家剃头铺乐得个轻闲。
不过,若有人提起小鱼儿,剃头匠们都会摇摇头。
吴记说,从古到今,就没听说过女人剃头的。男人的头千万不能让女人摸,要是让女人摸了,一辈子都晦气,折阳寿了。
上一篇:恋爱杂谈
中国雕塑首先在自身展示方式上有了多样化的突破。20世纪80年代以前,仅有少数雕塑家应有关方而后邀请,为斯里兰卡、几内亚、叙利亚创作了《班达拉奈克总统像》、《阿萨德像》等为数不多的几件作品,随着国门进一步打开,中国雕塑家的创作理念、表现手法及艺术风格有了“对外”展示的新天地。应当说,这一阶段中国雕塑向外拓展的速度明显加快。中国雕塑家随着观念意识的更新、沟通方式的拓展,为对外交流架起了途径不同的桥梁。在以现代艺术为主流的国际雕塑艺坛,显露出中国雕塑以具像风格为主,严谨、细腻、惟美而富有内涵和鲜明的艺术表现力。在世界了解中国雕塑的同时,中国雕塑家则以更快、更广、更深的方式把握世界雕塑发展的脉搏,以海纳百川的开放胸襟吐帮纳新,推动中国雕塑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