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2小时生命的奇迹
   发布时间: 2015-9-20 2:42:11   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2007年8月18日,北京市房山区一煤窑突然发生坍塌事故,两名正在井下工作的矿工被掩埋于地下。遇难的两个人是一对兄弟,哥哥叫孟宪臣,弟弟叫孟宪有。井下被困后,他俩在没有水和食物、没有得到任何援助的情况下,硬是…
2007年8月18日,北京市房山区一煤窑突然发生坍塌事故,两名正在井下工作的矿工被掩埋于地下。遇难的两个人是一对兄弟,哥哥叫孟宪臣,弟弟叫孟宪有。井下被困后,他俩在没有水和食物、没有得到任何援助的情况下,硬是依kao自己的力量,自救逃生。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整整历经了132个小时的生死磨难。132个小时当中不吃不喝,并付出超强体力开凿通道,拖离死亡,重获新生,创造了常人难以想像的奇迹。兄弟俩是怎样在井下黑暗中度过这漫长的132小时的?又是依kao什么方法打开求生之路的呢?我们还是先从矿难发生后工友们的营救说起。
刘子君是孟氏兄弟的工友,营救行动的领头人。根据整个矿区地形和塌陷的具体位置,刘子君在最短的时间内制订了一个营救方案。这是一家规模很小、完全依kao最原始的人力作业方式进行开采的小煤窑。整个矿井只有一条通道,由地面洞口进入,先是一条22米长的斜坡,之后是一条30米长的平行巷道。而塌陷处是kao近斜坡一侧大约15米的地方,也就是说,如果孟氏兄弟没有瞬间被砸致死的话,应该还躲在一段约十米左右的安全区域里。于是刘子君他们从洞口进入斜坡接近塌陷区的位置,再绕过塌陷区开凿一条通道,寻找两兄弟。
不出工友们所料,孟宪臣、孟宪有兄弟果然被困在了巷道顶端,此时里面已经处于封闭状态,无法用手机与外界取得联系,绝望中的孟宪有拿着手机,不断摁着所有的已拨电话,来抑制内心的恐惧。那上面,最近的一个号码,是打往赤峰的,那里是兄弟俩日夜思念的家。
也就在这时候,远在赤峰老家的大哥孟宪才接到了一个令他震惊的电话。
电话是刘子君打去的。他把孟宪臣兄弟俩被困井下的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孟宪才。如同五雷轰顶,得知消息的孟宪才半天没有回过神来。作为一家之长的他思前想后,只把噩耗告诉了两个弟妹和他们的子女,对母亲宋振英,他只字未提。孟宪才担心母亲年纪大了,承受不了如此沉重的打击。但是,从大儿子沉重的表情中,从媳妇们哭肿了的眼睛里,母亲宋振英还是隐约读到了,不用多想,一定是在煤矿上工作的二儿子、三儿子出事了。想到这里,宋振英就晕了过去。
就在远方的家人们肝肠寸断的时候,兄弟俩恍惚听到了外面的声响,他们判断可能是工友们开凿通道的声音。这时他们意识到,一定要让外面的人尽快知道他们还活着,于是兄弟俩想尽一切办法让工友们听见里面的声音。
因为在井下工作,被活埋的危险时刻存在着,所以工友们平日里自发创制了一套接头暗号,以防不测。其中就有一条:若有人被困井下,可以敲打物体三下,外面的人同样敲打三下,以示回应。这样,双方心里都有底,救援行动就可以互相配合。于是,二哥孟宪臣拿起大锤,就开始用力地敲打煤壁三下。可是,尽管他们哥俩频繁地敲打,外面始终无人回应。
这也不能怪工友们粗心大意。因为矿井内很静,两个人又急迫地期待外面的营救,注意力集中,所以能够听到外面的声音,而外面救援的人很多,没有间断一直在进行开凿,声音很嘈杂,是极不容易听到里面的声音的。
两个生死攸关、急需帮助的生命近在咫尺,却被前来营救的人当作幽灵一般忽视着,世界上还有比这更残酷的事情吗?与外界沟通的努力失败了,为了尽早拖离死亡危险,兄弟俩决定利用井下工具,迎着外面救援的方向,向外打开一条通道,期待早日与救援队伍胜利会师。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,井外救援的工友却出现了一个致命的错误。
工友们在打了十多米的时候,只要再往前打四五米,然后再拐,就可以到达孟宪有兄弟俩被困的巷道。可是,他们因为救人心切,拐的早了,正好拐到塌陷的那个地方。
发现错误后,刘子君又带队伍重新调整路线。此时,兄弟俩已经整整被困井下一天一夜,接下来的营救,必须争分夺秒。
通过声音,孟宪臣、孟宪有兄弟判断出了救援团队出现错误改换路线的情况。这时候哥哥孟宪臣果断提出,放弃原来的挖掘路线,选择离坍塌地点更近的地方重新开凿一条通道。
兄弟俩的第二条通道也是迎着声音开凿的。开凿的过程中,兄弟俩激动不已,心 怦怦 直跳,都快跳到嗓子眼了,因为他们听到声音越来越近,最后,他们凭感觉,估计只有四五米就能接上头了。
只有四五米了,救援队开凿的声音已经越来越清晰了,生的希望似乎也正向他们kao近。可就在这命悬一线的时刻,开凿的声音神秘地消失了,生还的大门在即将打开之际,突然关上了。
刚开始,兄弟俩还不敢也不愿意往坏处想,他们一直互相鼓励、互相安慰,说是工友们可能累了,在换班休息一会儿,或者去吃饭了,马上就会回来的。
可是,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兄弟俩再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,矿井里一片死寂,他们甚至可以隐约听到死神逼近的脚步。他们断定自己百分之百是要成为房山的鬼了。这时候是兄弟俩最失落、最绝望的时候,他们甚至想到了是躺着死好,还是坐着死好。
死并不是最可怕的事情,最可怕的,是等死。日常生活里,我们也会开玩笑说将来怎么死最潇洒,可在那幽暗的,没有任何生还希望的地下,想像用什么姿势死,却是常人难以理解的苦涩与绝望。孟氏兄弟俩不是软弱的人,他们也曾想凭力气打通一条求生之路,但随着外面声音的消失,他们顿时失去了开凿的方向感,不知该向何处开凿了。近在咫尺的求生之路,断了。现在,他们唯一还拥有的,就是人类****的求生欲望。
只要还有一口气,就不能坐以待毙。在外援无望的情况下,兄弟俩决定自救。他们沿着塌陷区的边缘向外开凿一条通道,直接通向离22米斜坡处最近的地方。鉴于当时的体力情况,他们选择了这条相对省力的捷径。因为塌陷区都是松软的土和煤,开通这样的路相对更加容易和切合实际。
从矿难发生到孟氏两兄弟决定自己寻找生机,两人已经整整困在井下两天时间。在没有食物和水以及极度缺氧的情况下,兄弟二人还利用井下工具迎着救援的声音开凿了两条通道,一条为5米左右,另一条为9米左右。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两次开凿不但没能与救援队伍会师,还几乎耗尽了体能。
稍有点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,人如果两天两夜不吃不喝加上重体力劳动以及精神紧张,通常会有眩晕的感觉和随时昏死过去的危险。
在第三条求生通道的开凿过程中,由于始终没有食物和水的补充,两人已经严重体力透支,进而导致四肢无力、头晕目眩、神志恍惚。再这样下去只有死路一条。哥哥孟宪臣试图寻找些能吃的东西以充饥和补充体力。
下一篇:我的人生旅程
中国雕塑首先在自身展示方式上有了多样化的突破。20世纪80年代以前,仅有少数雕塑家应有关方而后邀请,为斯里兰卡、几内亚、叙利亚创作了《班达拉奈克总统像》、《阿萨德像》等为数不多的几件作品,随着国门进一步打开,中国雕塑家的创作理念、表现手法及艺术风格有了“对外”展示的新天地。应当说,这一阶段中国雕塑向外拓展的速度明显加快。中国雕塑家随着观念意识的更新、沟通方式的拓展,为对外交流架起了途径不同的桥梁。在以现代艺术为主流的国际雕塑艺坛,显露出中国雕塑以具像风格为主,严谨、细腻、惟美而富有内涵和鲜明的艺术表现力。在世界了解中国雕塑的同时,中国雕塑家则以更快、更广、更深的方式把握世界雕塑发展的脉搏,以海纳百川的开放胸襟吐帮纳新,推动中国雕塑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