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些印?已斑?
   发布时间: 2015-7-14 20:05:41   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花开了,又谢了。草绿了,又枯了。一季落叶,一季伤。浑浑噩噩,虚度着。碌碌无为,努力着。辗转反侧,思考着。日子就在这浑噩中,虚度中,无为中,辗转中,流失着。甚至直到天空中偶尔有候鸟飞过,我才恍然间发现原…

花开了,又谢了。草绿了,又枯了。一季落叶,一季伤。
浑浑噩噩,虚度着。碌碌无为,努力着。辗转反侧,思考着。日子就在这浑噩中,虚度中,无为中,辗转中,流失着。甚至直到天空中偶尔有候鸟飞过,我才恍然间发现原来冬日已悄悄来临。
清晨,小屋里射入两三方斜阳将我唤醒。一天便这样开始了。天边的夕阳,余霞还未照亮微笑,你总是走得太匆忙。于是,一天便又这样结束了。路边的花儿在风中对我微笑,原来是春已来到。微风中一片枯叶飘落到我缭乱的发絮,原来秋已经深了。日子就在这恍惚间,溜走。四季就在这不经意间,轮回着。时间的沙漏就这样不停的流失着。但我却仍是两手空空。当往事已不堪回首,当我已握不住那青春的招牌,我想,悲伤已陪我度过了一季又一季。
有人说,风中有最美的歌声。于是,我站在风中,用心聆听。而我却听到了夜的哭泣。蒲公英的悲伤。我觉得自己就像那风中的落叶,随风飘舞。但却逃脱不了命运的安排。
房间里,飘荡这欢快的旋律却掩盖不了窗外夜与风的吟唱。唱出那泣人的旋律,唱短了所有记忆的来路。夜空中一片漆黑,昔日里调皮眨着眼星星也躲进了乌云也不见了踪影。尘世的浮沉,冥冥中,又会有几许沉落?
秋风,你来的太匆忙。你带走了叶对树的承诺,让树痴等了一季轮回。那三生石上的约定是否也斑驳?那奈何桥上的约定是否也遗忘?
走在徘徊的小巷思绪一片空白。只听到了自己的脚步,中间夹杂着那若有若无的心跳。让我们知道了生命还在延续。孩童们玩耍嬉闹的声音让我勾起了对很早的一些回忆 童年 。那个时代,那个年代,就像夜融入到了一片黑暗,再也找不到她闪烁的光点。只剩下一地的灰烬,来诉说昔日的绚烂。模糊的记忆却变成了永久的思念。思念那已失去的流年。
刮起的寒风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。我口中却念念自语: 不痛,我只是有点麻 。



下一篇:国画青虾词赋
中国雕塑首先在自身展示方式上有了多样化的突破。20世纪80年代以前,仅有少数雕塑家应有关方而后邀请,为斯里兰卡、几内亚、叙利亚创作了《班达拉奈克总统像》、《阿萨德像》等为数不多的几件作品,随着国门进一步打开,中国雕塑家的创作理念、表现手法及艺术风格有了“对外”展示的新天地。应当说,这一阶段中国雕塑向外拓展的速度明显加快。中国雕塑家随着观念意识的更新、沟通方式的拓展,为对外交流架起了途径不同的桥梁。在以现代艺术为主流的国际雕塑艺坛,显露出中国雕塑以具像风格为主,严谨、细腻、惟美而富有内涵和鲜明的艺术表现力。在世界了解中国雕塑的同时,中国雕塑家则以更快、更广、更深的方式把握世界雕塑发展的脉搏,以海纳百川的开放胸襟吐帮纳新,推动中国雕塑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