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御史怒斩贪官
   发布时间: 2015-7-14 20:08:23   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崇祯年间,钱塘府江潮汹涌,冲垮了年久失修的江堤,令两岸百姓叫苦不迭。朝廷从库银中连续拨出银两修堤,可是千里江堤连修连垮,府衙下属的几个县唯有钱塘县顶住了大水的冲击。偏偏这时候,钱塘县的洪知县却莫名其妙…
崇祯年间,钱塘府江潮汹涌,冲垮了年久失修的江堤,令两岸百姓叫苦不迭。朝廷从库银中连续拨出银两修堤,可是千里江堤连修连垮,府衙下属的几个县唯有钱塘县顶住了大水的冲击。偏偏这时候,钱塘县的洪知县却莫名其妙地失踪了。一个七品命官怎能说没就没了?消息传到京城,崇祯帝龙颜震怒,圣旨一下,御史刘砚带上捕头何雄连夜出了京城。
刘砚两人来到钱塘县时已近中午,顾不得吃饭就直奔钱塘县衙。转过街口时,刘砚看到一家驿馆边上有人摆了个测字摊。由于失踪的洪知县是他的同年好友,刘砚心中多少有些忐忑,看到有测字的,心中一动,不由多看了几眼。测字先生见来人虽然是便衣,但气度不凡,就道: 我看先生你天庭饱满,地阁方圆,中间山根不断,不是一般的人物。
刘砚镇定地说: 先生失眼了,本人一介布衣,哪是什么不一般的人物。
小人没看错的话,您还是个大官哩。 测字先生语气坚定地说。
刘砚暗暗惊讶,原以为自己悄悄来到钱塘县无人知晓,谁知第一天便让这个测字先生点破了。脸上却不露声色,笑道: 我有一个多年未见的故友,不知他现在如何,您能给测测吗?
测字先生点点头: 您写个字吧,测了便知分晓。
刘砚瞥了眼酒楼,随手写了个醉字。测字先生看了道: 不好,您那朋友危矣。这醉字一边是个酉,那是十二生肖里的鸡,逢年过节让人宰了下酒的家伙。再看另一边这个卒,更是凶险,卒者亡也。两者合在一起,不正好是一只死鸡
测字先生还在滔滔不绝,可刘砚魂魄已丢了一半。他心忖:洪知县比自己小一岁,应该是属鸡的,照这般说来,洪贤弟已不在人世了。他给测字的丢下几个铜板,定定心神,之后带何雄前往驿馆。
御史刘砚来到了钱塘县,消息很快让距县衙不远的知府衙门知道了。卢府台带人赶到驿馆时,刘砚正在喝茶。卢府台看到刘砚住的房间狭小,屋内昏暗,就生气地唤来驿卒一顿斥责。听说来客是京城来的御史大人,驿卒吓得连抽自己的耳光,赶紧给刘大人另换了一间宽敞的大房。
送走卢府台后,刘砚简单吃了点东西,由于连日来旅途劳顿,很快便睡着了。恍惚中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踉跄着朝自己走来: 刘大人,你来迟了。
刘砚惊呼道: 洪贤弟,这些日子你去了哪里?皇上命我来找你呐。
我哪儿也没去,就在此地离你不远的地方。 洪知县上前拽刘砚, 刘大人,下官领你去看看我住的地方。 可没想到脚下一滑,跌倒在地上。
刘砚急忙起身搀扶,却看到洪知县嘴角突然流出了黑血,不由大吃一惊,刚要喊人,一个激灵梦醒了。他感觉脚下有什么东西在使劲拖扯,低头一看,是一条黑犬,嘴里呜呜叫着,正咬着他的裤脚,一个劲地往外拽他。这时候何雄走了进来,赶走了黑犬。
刘砚看到黑犬围着屋子不停地打转,嘴里呜呜地发着悲声,便感觉有异。难道这黑犬有什么事要告诉他?于是便叫上何雄跟着黑犬去看个究竟。
黑犬来到一堵土墙边,朝着一扇木门狂吠着扑了上去。木门上挂着一把拳头大的铁锁,刘砚上去推了推木门,感觉很是结实。难道这土墙后面另有文章?他示意何雄把他带过墙看看。
何雄一把挟着刘砚飞身过了土墙,是处荒芜已久的小花园,杂草有半人高。此时黑犬也从土墙缝里钻了过来,跑到一棵高大的玉兰树下,拼命地用爪子刨,嘴里不时发出悲鸣声。刘砚看此处离自己住处不远,想到那个梦,心里似乎明白了几分。看看天色已晚,他决定今天先回住处,赶明儿再派人来刨开浮土,一看究竟。
中国雕塑首先在自身展示方式上有了多样化的突破。20世纪80年代以前,仅有少数雕塑家应有关方而后邀请,为斯里兰卡、几内亚、叙利亚创作了《班达拉奈克总统像》、《阿萨德像》等为数不多的几件作品,随着国门进一步打开,中国雕塑家的创作理念、表现手法及艺术风格有了“对外”展示的新天地。应当说,这一阶段中国雕塑向外拓展的速度明显加快。中国雕塑家随着观念意识的更新、沟通方式的拓展,为对外交流架起了途径不同的桥梁。在以现代艺术为主流的国际雕塑艺坛,显露出中国雕塑以具像风格为主,严谨、细腻、惟美而富有内涵和鲜明的艺术表现力。在世界了解中国雕塑的同时,中国雕塑家则以更快、更广、更深的方式把握世界雕塑发展的脉搏,以海纳百川的开放胸襟吐帮纳新,推动中国雕塑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