话知音
   发布时间: 2015-8-7 12:25:33   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很多话到喉边挂着,却被纷乱的心思拉着不放,很多时候都想要和你说出我的心里荡漾的牵挂,欲说还休。纷扰的世事,轮换的光景,逝去的青春,来不及衔接心灵的位置,形单影只地离散在咫尺的城市,思念终成空,莫敢乞及…
很多话到喉边挂着,却被纷乱的心思拉着不放,很多时候都想要和你说出我的心里荡漾的牵挂,欲说还休。纷扰的世事,轮换的光景,逝去的青春,来不及衔接心灵的位置,形单影只地离散在咫尺的城市,思念终成空,莫敢乞及。你我的交织如同鹊桥般风雨飘摇,转瞬即逝,惑若隔世。

此生有憾事,年少无知憾青春,情缘不惜憾红颜,未尽全力憾壮志,此生痛饮恨,来生锁进心!此间,今生启程,风雨望孤舟,百味杂陈,思量未完路,莫能再憾今世遗来生!

话知音,知遇红颜,惜如珍,盼有此缘长久时。一如初心,日月可诏,念如初,如今行如陌路,情难言,寡相见,恨绵绵,剪不断理还乱。你若无心我便休,不误你倾笑红尘,不憾我追奋青春,不累烦忧,轻启程,默随行,足矣,勿念!

上一篇:杂谈
中国雕塑首先在自身展示方式上有了多样化的突破。20世纪80年代以前,仅有少数雕塑家应有关方而后邀请,为斯里兰卡、几内亚、叙利亚创作了《班达拉奈克总统像》、《阿萨德像》等为数不多的几件作品,随着国门进一步打开,中国雕塑家的创作理念、表现手法及艺术风格有了“对外”展示的新天地。应当说,这一阶段中国雕塑向外拓展的速度明显加快。中国雕塑家随着观念意识的更新、沟通方式的拓展,为对外交流架起了途径不同的桥梁。在以现代艺术为主流的国际雕塑艺坛,显露出中国雕塑以具像风格为主,严谨、细腻、惟美而富有内涵和鲜明的艺术表现力。在世界了解中国雕塑的同时,中国雕塑家则以更快、更广、更深的方式把握世界雕塑发展的脉搏,以海纳百川的开放胸襟吐帮纳新,推动中国雕塑实